• 周日. 4月 21st, 2024

谷歌公布聊天机器人Bard和ChatGPT有何不同

就在全世界都狂热地使用ChatGPT完成各项工作学习任务时,谷歌在6日公布了ChatGPT的竞品Bard,通过使用此前推出的大型对话语言模型LaMDA,“寻求将世界知识的广度与我们大型语言模型的力量、智慧和创造力结合起来”。而在微软宣布将ChatGPT融进自己的搜索引擎Bing时,谷歌也展示了一种新颖而谨慎的使用底层人工智能技术,来增强传统搜索的方法。新一代聊天机器人相继涌来,你准备好了吗?

据了解,Bard使用的是谷歌在2021年5月首次推出的大型对话语言模型LaMDA的较小版本,相比标准版本,它需要更少的电力,从而能够让更多人同时在线使用。LaMDA所用到的技术与当前风靡全球的OpenAI聊天机器人ChatGPT相似。自去年11月推出以来,能够以明显连贯和清晰的方式回答复杂问题的ChatGPT已经引发全球互联网热潮。但在皮查伊看来,ChatGPT的底层架构GPT中不可或缺的“T”部分正是来自于由谷歌研发人员在2017年开发的一种被称为转换器(Transformer)的AI模型,可以接收一连串文本并预测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件。

“六年前,我们围绕人工智能重新定位了公司,从那时起,我们就一直全面投资人工智能。”皮查伊在文章中写道,并点名了谷歌的人工智能研究部门和DeepMind的工作,后者是谷歌于2014年收购的英国人工智能初创公司。

分析认为,Bard的推出标志着谷歌对人工智能技术态度的重大改变。在过去,谷歌一直担心未经测试的人工智能会遭到强烈反对,理由是像LaMDA或GPT-3.5这样的大型语言模型都曾被记录到可以输出仇恨言论等有毒内容,或是自信地断言虚假信息。但现在,正如皮查伊在公开信中所写,谷歌会“将外部反馈与我们自己的内部测试相结合,以确保Bard的回应在质量、安全性和现实世界信息的基础性方面达到高标准”。

更多竞争者正在路上基于LaMDA的Bard被认为是ChatGPT最大的竞争对手,但这条赛道注定将迎来越来越多的新选手。

DeepMind首席执行官戴密斯·哈萨比斯(Demis Hassabis)在上月中旬表示,DeepMind正在考虑于2023年的某个时间点发布聊天机器人Sparrow的内测版。由于应用了基于人类研究参与者训练输入的强化学习,Sparrow被誉为创建更安全、更少偏见的机器学习系统的重要一步。DeepMind表示,这是一种“有用的对话代理,可以降低不安全和不恰当答案的风险”,能够“与用户交谈,回答问题,并在帮助查找证据时使用谷歌搜索互联网”。不过,据DeepMind安全研究员、Sparrow论文主要作者杰弗里·欧文(Geoffrey Irving)在去年9月介绍,Sparrow还是一个基于研究的概念验证模型,没有准备好投入使用,“因为我们认为它有很多偏见和其他类型的缺陷”。

据《纽约时报》上月底报道,旧金山初创公司Anthropic即将筹集大约3亿美元新资金,可能使该公司的估值达到50亿美元左右。Anthropic由几名离开OpenAI的研究人员于2021年创办,正在开发一个名叫Claude的AI聊天机器人,目前也在内测中。报道称,Claude与ChatGPT相似,甚至还展示出一些改进。一直生成“致力于构建可靠、可解释和可操纵的AI系统”的Anthropic表示,他们使用了一个被称为“宪法AI”的程序来创建Claude,该程序基于仁慈、非恶意和自治等概念。“因此,我们能够训练一个无害但不会回避的AI助手,面对有害的查询时可以通过解释相反意见来进行处理。”

此外,前谷歌工程师诺阿姆·萨泽尔(Noam Shazeer)和丹尼尔·德·弗雷塔斯(Daniel De Freitas)已经在去年10月推出了一款允许用户与任何人聊天或角色扮演的新AI聊天机器人Character AI。这款AI能够模仿伊丽莎白女王、莎士比亚等历史人物,也可以模仿《哈利·波特》中的马尔福等虚构人物。目前该技术可以免费使用。有报道称,Character正在“研究用户如何与之互动,然后再制定具体的创收计划”。

而就在2月7日,中国互联网巨头百度也宣布了此前流传的AI聊天机器人正式名称,为“文心一言”,英文名为ERNIE Bot,并表示该项目将于3月完成内测,面向公众开放。据此前报道,这款工具将被嵌入主要搜索服务中,并允许用户获得类似于OpenAI的对话式搜索结果。

新闻及图片来源:CNN、Wired、Verge、Venture Beat,部分图片来自网络

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,未经许可,请勿转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