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日. 4月 14th, 2024

未来已来人工智能发展到生成时代视频平台如何将AIGCChatGPT照进现实

每经记者:毕媛媛 每经编辑:梁枭

从元宇宙、ChatGPT到AIGC,科技展示出的惊人创造力,正在给全世界带来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,在多领域的广泛应用也值得期待。

然而,科技变革也对人类提出警醒:人类的工种未来会不会被科技轻而易举地取代?在未来到来前,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厘清每一种发展可能存在的脉络。ChatGPT和AIGC可能将颠覆很多行业,视听行业也势必迎来新浪潮。

第十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已经落下帷幕。作为本届视听大会的深度合作媒体,每日经济新闻深度参与大会报道。无论是行业领军人物还是行业龙头公司,无论在展出区域,还是主论坛和分论坛上,“科技”都成为绕不过去的一个热词。

腾讯公司副总裁、腾讯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表示:AIGC前沿技术运用于影视创作,腾讯视频将着力推动影视拍摄技术与虚拟现实技术的相互赋能;爱奇艺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龚宇称:未来科技创新应用将成为共识,影视工业化进程也会不断推进;阿里文娱总裁兼优酷总裁表示:为影视工业注入新活力,要借力“技术 艺术”。

中国移动咪咕公司、总经理刘昕分析:算力正在成为能量信息一体化驱动信息文明向更高阶段——元宇宙文明演进的新型动力;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表示:年轻人对于科技的兴趣越来越浓厚,就像2000年手机上出现了摄像头,让普通人也能便捷拍摄、创作一样,AIGC同样如此……

视频平台在某种程度上仍并驾齐驱,但也都在寻求差异点。在ChatGPT和AIGC的助力下,几家视频平台已然出现了新的侧重点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通过整理各大平台嘉宾的不同观点,梳理出嘉宾们对ChatGPT和AIGC的不同态度。

腾讯视频战略今年播出的《三体》,让科幻想象真正在剧集中落地。其中有许多探索、许多困难,影视科技已成为当前视听产业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副司长任道远指出,如何用科技创新推动网络视听高质量发展,如何以科技驱动视听艺术拓新边界是十分重要的课题,需要全行业的重视和耕耘。

3月31日,在腾讯视频承办的《影视科技创新发展论坛》上,多位嘉宾分享了自己对于平台和科技的思考。

《影视科技创新发展论坛》现场 图片来源:组委会供图

腾讯在线视频副总裁马延琨:

对于AIGC等高新技术应用的命题,无论如何,腾讯视频的长线布局不会停止,平台一定会在做好视听基础体验研发的同时,高度关注这些前沿科技的开发和应用,也希望携手更多科技与内容人才共创美好内容。

原力数字科技CEO兼董事长赵锐:

最近两个月我们公司的同事最多问我的一句话就是AI都出来了,我们这个工作会不会改变。我跟他们说AI是咱们的工具,用好就行。

因为我们现在还是处于理解和了解它到底能做什么的阶段。因为这是一场变革,变革就意味着可能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,这个变化可能大到我们目前很难预知,这是我的恐惧感的来源。

现在我们会花大量的时间去研究AI到底可以做什么,但还是在比较早期的阶段,大家都是某个小点,这些点最后对于整个流程到底有什么影响?甚至对于它的定义,我相信以后这个行业的标准制定者,甚至于好莱坞都会制定一些,可他们现在还没有说哪些东西该怎么用,或者能不能用,我觉得现在未知的东西更多一点。

玄机科技董事长沈乐平:

如果能够体系化、工业化,这决定了未来中国在动漫、电视剧和电影上能不能批量、系统地推出佳作。

现在我们看到AIGC,这一两个月对全球,尤其是对我们行业产生的冲击非常大。换句话说,很多人开始担心会不会失业的问题了。我们也看到了AIGC需要海量的研究学习分析,然后不断训练它。当你把海量数字资产库,大量的数据,成熟的数据,包括经过千锤百炼的流程和一些智能化控制,为AIGC留好接口,它开始接入时,这套系统效率就会大幅度提升,又是一场全新的。

我们现在做这个事情,一方面是为中国整个动画影视行业,未来能不能形成全球的竞争力在作准备。另外,也为技术带来时代的变革甚至颠覆作好相应的准备。

燃动宇宙工作室群负责人周望:

应用好AI,了解它的路径,让它为人类所用,这是未来的目标。

随着AIGC大热,我们的团队也在逐渐摸索,将二维和三维的界限打破,用三维相对成熟的工业化流程,再加上AIGC的辅助,比如图生图的强大能力,来争取实现行业难点的突破,帮助二维动画提高效率和产能。

前沿科技的研发方面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如果我们把技术做得非常扎实,我们借助技术的应用,最终还是为艺术服务的手段,不可能取代艺术的创作。无论是AIGC,还是现在所有技术应用层面的流程化、标准化,如果不能在一定程度上做到流程化的生产和创作,实际上还是空中楼阁。

爱奇艺方法从《县委大院》《风吹半夏》,再到2023年现象级作品《狂飙》,爱奇艺在过去一年“狂飙”。在影视剧的多元化发展以及技术助力的背景下,爱奇艺认为最重要的,其实还是内容。

3月31日,在爱奇艺承办的《精品创作高峰论坛》上,多位嘉宾分享了自己对于内容和科技的思考。

精品创作高峰论坛现场 图片来源:组委会供图

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潇:

随着近些年互联网技术的发展,越来越多的技术,比如AI的拓展,可能会带领新的影视工业2.0时代的到来。在我们的实践来看,这个时间不会太短。

中国传媒大学教授、国际传播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张磊:

今年大家都在说ChatGPT,百度和谷歌也推出了相应的作品。AI技术给我们带来新的东西,在网络视听行业,第一,可以帮助我们生成一些有启发性的内容片段,帮助我们生成大纲、梗概,可以生成一些段落,但是没有办法生成一个完整独立的创意叙事;第二,可以帮我们生成一些视频场景,比如说有一个软件是生产图片的,通过算法的使用,可以生成蜘蛛侠玩滑板的画面;第三,可以做一些辅助性工作。

但是总体来说,ChatGPT没有办法完全取代人类的活动,尤面对的世界不是真实的世界,必须得有人去给他提供相应的原材料,它才能够进行下一步的加工。所以目前ChatGPT和AIGC还是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,但是未来怎么样,我们需要作好准备。

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:

我坚定不移地认为人类文明的发展是由技术驱动的,技术驱动来推动内容的创新。

我们创新不能唯技术论,也不能为了创新而创新,比如元宇宙火了我们就用元宇宙做综艺,肯定是不行的。我们还是要关注现实的市场需求,要顺势而为地加入更多技术上创新的抓手,才能抓住时代的需求脉搏。

爱奇艺制片人齐康:

ChatGPT还没有那么强,因为它没法做情感(方面的内容),我觉得这也是人类跟科技区隔的地方。它可以写诗,可以写一些短的故事型的内容,但我觉得它如何了解人物情感,怎么饱满,怎么不饱满?比如我们做《狂飙》,让高启强选择,整个情感是压在他身上的,这个是很难的,也是很有意思的。

咪咕路径作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UFC(终极格斗冠军赛)以及其他多场关键赛事的官方转播商,中国移动见证了大量的荣耀时刻。

追逐梦想、奔赴热爱,让观众实时看到最新的精彩,离不开技术。3月30日,在中国移动咪咕公司承办的《元宇宙数实融合发展论坛》上,多位嘉宾分享了自己对于科技的思考。

元宇宙数实融合发展论坛现场 图片来源:组委会供图

科大讯飞研究院副院长江源:

ChatGPT的发展,会对未来产业产生颠覆性的发展机遇,比如说在信息分发、搜索、内容生成、人机交互在形式和技术底座都会被革新,目前我们也希望紧密布局、改造,去把它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,变革落地的产业点。

芒果TV平台运营中心副总经理陈超:

为什么元宇宙今年会遇冷?我认为最根本原因还是不够好玩。好玩非常重要,现在大部分元宇宙产品就是搭了一个空间,虚拟人进来走一走看一看,元宇宙是基于用户的虚拟体验来实现的,如果用户在其中体验不到乐趣、兴趣,就会失去对这个东西的关注。

当虹科技副总裁叶建华:

现在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发展到生成时代了。原来是通过计算机视觉、AI技术做视频的分析提取增强等,这些已经是过去,现在是生成时代。但是目前还是AI文本上,比如说ChatGPT应用和传媒、视频,有一些不是完全能去替代的,人工智能能不能替代人工?我觉得目前距离还很远。

优酷道路在经历十几年的快速后,平台进入到了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。在推动中国的影视工业化进程,优酷选择通过建立“内容 技术 人才”的“优酷道路”。

3月31日,在优酷和成都文化旅游发展集团公司承办的“中国故事村启动仪式”上,多位嘉宾分享了自己对于内容创作与科技的思考。

“中国故事村启动仪式”现场 图片来源:组委会供图

《伪装者》编剧张勇:

我的学生用ChatGPT交了作业,真的比他们编得好多了,至少完整,各种融梗大集合。但是你会发现有很多似曾相识的故事桥段的堆积,目前好像还没有办法进化出它的独创性,它不同的新鲜的东西。

写作是个人的事情,机器再怎么样它也是个机器。它可能融梗容得很好,可都是人家写过的。写作是创作,很好的写作者留下来的作品都是有新内容的,有发自内心的东西,这是机器是写不出来的,

《楚乔传》编剧杨涛:

2015年,跟AlphaGo Zero对弈的时候,它就是一个初段的棋手,人类可以随便赢,但现在人类竭尽全力都不能对抗它了。古装剧信手拈来大量的诗句,电脑确实比我们人类更准确,不出bug。它要融梗,要创造新人物,我觉得都是指日可待的事情。

现在,在情感体验上也许电脑会落后一步,但是在将来,我预测大多数编剧会被淘汰,因为电脑在行业上的整合,在知识方面的整合远远超过一个人单兵作战的能力。

我们要战胜它只有一点,将来我们怎么样培养我们的下一代,如果我们只培养出来跟电脑交流的“塑料儿童”,我们注定被它打败。如果我们的孩子还能生育,对父母有爱,对情人有爱,有各种各样的情感纠葛,也许我们还能残存。

《楚乔传》编剧陈岚:

ChatGPT现在是一个“婴儿”,你不能说这个“婴儿”以后不能做什么,它什么都有可能。它有可能成为一个码农,有可能成为一个原画师,也有可能成为编剧。当然我个人认为,越具有创造性的创造力的工种,它可能需要越多的时间。

当它把算法自己进行智能化之后,发生什么都可能。但是我个人认为,短期内它要替代编剧,是不太可能的。它刚出来时我尝试了一下,我觉得重复劳动是它最擅长的。我跟他说写三个桥段出来,它写了三个概念,没有任何干货,现在我认为它是可以代替助理或者资料搜集的工作。

封面图片来源:组委会供图

每日经济新闻